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二十八章

  “我来晚了,来晚了!”正当口,一个红扑扑的影子自门口闯将进来,看见冻成水晶肘子的诸仙,遂顺着视线瞧向我,迷惑打量片刻,豁然开朗道:“嗬!这不是百花宫的梓芬嘛!真真是个美人胚子,越长越水灵了。”
  话音一落,诸仙惊了,手中但凡握了点筷子、扇子、杯子什么的皆噼里啪啦往桌上掉。
  我定力甚好地晕了晕,颇有些同情这满殿的神仙,若是我瞅见个本该乖乖睡在坟头里的人欢快地在跟前活蹦乱跳,难免也要跌上一跌。狐狸仙这眼神、这记性越发地高深莫测、无边无谱了。
  我步出阴影,站到狐狸仙跟前,善心纠正道:“月下仙人怕不是瞧花眼了,先花神她老人家仙去已经不是一年两年,总之颇有些年头了。”
  狐狸仙弯了弯眼,恍然大悟笑眯眯道:“唔呀!原来是觅儿!方才你站在暗处,只瞧个朦胧剪影,老夫忘性大,只记着个梓芬能美得如此一塌糊涂,却忘了还有个觅儿。该罚该罚。”言语间亲亲热热携了我的手转过身正对殿首。
  星星琉璃盏簇拥之中,天帝一派既莫名热烈又莫名惆怅的眼神在瞧见我的正脸后,入土为安,片刻后又死灰复燃成满面疑惑和惊诧。
  再看天后她老人家,一脸惊惶无措,待在光亮处瞧清我的正脸后瞬时惊疑不定。
  凤凰叹息扶了扶鬓角,小鱼仙倌满面高深。
  水神愣愣瞧着我,面前白玉耳杯跌碎成几瓣,十分心酸地躺在一滩酒渍中,映得水神泉水般的眼中亦是一派心酸。一旁,端庄的风神揣着端庄的好奇亦打量着我。
  看这芸芸众生相,我哀了哀,原来,我长得如此惊悚,怨不得长芳主要弄支簪子别住我。
  “这位仙者是……?”
  “这位仙者是……?”
  天帝和水神异口同声,不愧是两位亲家公,默契得很。
  我潇洒抖抖袖口,抱拳道:“在下锦觅。见过天帝、水神。”说完后却记起自己已然不是男子貌,遂又扭捏敛手补了个女子的作揖。
  闻言,有鸟族仙子交头接耳嘈嘈切切,“锦觅?莫不就是那个让我族蒙冤的精灵?”
  “不知锦觅仙子现下何处修仙?”天帝五分急切,五分惴惴。似有期望,又恐失望。
  水神的神情与之保持得十分一致。
  我正待答话,狐狸仙兴冲冲替我回道:“大哥未免闭塞了些,觅儿可不就住在凤娃的栖梧宫中。说起来,倒也算是凤娃拉扯大的,还与凤娃做过一阵子小书童。”
  我抬头望了望天,凤凰继续捏额角。天帝呆了呆,水神愣了愣,俱是十足出乎意料的模样。
  有天界神仙交头接耳嘈嘈切切:“书童?莫不就是那个诱惑了二殿下还与九曜星宫牵扯不清的小仙?”
  天后冷着凤眼盯牢我却问凤凰:“不知我儿却从何处觅得这般天姿国色的仙子?”
  凤凰深深看了我一眼,几分担忧犹豫,似有千言万语在心却难启口。
  我身旁的狐狸仙欢欢喜喜抢答道:“觅儿据说是旭凤拾回来的。”
  “这月下仙人便弄反了,二殿下是我拾回来的。”我辩驳道,顺便在凤凰的爹娘面前邀了一回功,“说来惭愧,在下不才救过二殿下两回性命。”
  “哦~?”天帝那个意外不可置信的表情让我甚不满,“锦觅仙子竟搭救过旭凤?”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意外之外还有意外。
  “正是。”难得凤凰今日竟十分坦诚。
  “如此,本神倒要与天帝谢过锦觅仙子搭救旭凤之恩。”天后口中言谢,眼神却倨傲冷然。
  “举手之劳,顺手顺便而已。”我亦意思意思客气了一下。被我顺手顺便的凤凰眯眼扫了扫我,似有几分不满。
  “不知锦觅仙子于何处拾得……呃,巧遇火神?”水神执着看了我,似非要执着出个所以然来。
  “唔,在水镜之中。”脱口而出后,我立刻便悔了,二十四位芳主正等着拘我回去呢,这大殿之上各路神仙皆在,此番一说踪迹全露。
  “水镜!”水神声音一沉,手上攥紧袖口按在几案边,似有一颤,难得这无欲无求的神仙也能激动一回。不知小鱼仙倌这岳父与芳主们交情如何,可莫要卖了我才好。
  “锦觅仙子莫非竟是花仙?”天帝身子向前一倾,面色切切。
  这天帝不好,忒不好,一问便戳到了我的七寸,一则我不是朵花,二则我尚未修成个仙。
  “非也。”我匀了匀面色,勉强应道:“在下是个果子精。”
  天帝、天后、水神三人神色随着我的话狠狠跌宕起伏了一番。“果子?”水神讶然。
  我颔首,“葡萄。”
  “可否唐突一问,锦觅仙子仙龄几许?”天帝又问,天后嘴角一沉。
  私以为,今日若再添块梆榜响的惊堂木,便是出完美的三堂会审了。天上地下算得这天帝老儿最大,他既问我,我自然要好好斟酌一番回他,往常总听闻千年方可坐化,如此一估摸,想来我成精前做颗葡萄应该也做过千把年,这么着一叠加,我慎重回道:“少说也有五千了吧。”
  闻言,三人脸上又各自波澜壮阔了一番。
  “这站着说话怪累得慌。”狐狸仙往前凑了凑,低声与天帝天后道:“兄嫂替旭凤觅良妻的心情丹朱感同身受,只是人家小姑娘家面皮薄,问话要宛转,晓得吧?”
  不顾天帝天后两人奇奇怪怪的面色,狐狸仙热情地拉了我在凤凰和小鱼仙倌间寻了个位置坐下。
  好容易又可以坐着了,我甚欢喜,遂笑逐颜开坐稳妥,朝凤凰笑了笑,再对小鱼仙倌笑了笑。
  此番笑毕,忽觉四周似乎不大对,除却天帝天后水神三人各怀心思凝视我,但见男神仙们俱心神荡漾作陶醉状瞧着我,女神仙们皆愤愤然看得我如芒刺在身。身旁凤凰冷冷“哼”得一声袖口一拂,小鱼仙倌手中茶盏“嗒”地一声放在案上。
  “众仙家莫要客气,今日备得薄酒小菜,还请大家尽情享用。”天后咳了一声开口朗朗道,一时打破殿中魔魇。
  有人施施然起身举杯在天后面前站定,道:“姨母天寿大喜,穗禾携鸟族诸仙祝姨母寿与天齐!”座中鸟儿仙子们皆举杯向天后,那孔雀首领一挥手,殿外飞来两只尾翼颇长的灿金瑞鸟,迤逦绕着殿顶飞了一圈,所过之雕梁画栋上的木头鸟儿逐一像喝了仙水般活泛过来,自殿梁中脱飞而出随着那瑞鸟翩翩起舞,一时间,莺歌燕舞,满堂生辉。最后,两只瑞鸟展翅一舒,翩然滑翔至天帝天后跟前,口衔一物忽地落下,我一看,原是副对联。
  “八月称觞桂花投肴延八秩,千声奏乐萱草迎笑祝千秋。”那孔雀仙朗声念道。
  “好,好,好。果然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天后连连点头,甚满意的模样,转头与天帝道:“无怪地上凡人都说女儿贴心,本神以为十分有些道理。若是旭凤能有穗禾一半,本神便也慰足了。”
  天帝附和地颔了颔首,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天后又回头对孔雀仙道:“穗禾,往后要多来天界走动走动,说来本是一族,莫要疏远了才好。”
  孔雀仙子敛手称是,十分乖巧。
  “想来你也有些时日没见过旭凤了吧。”天后看了看孔雀仙坐着的位子,“一家人坐得这么远,未免显得隔阂了些,不若你便去旭凤身旁坐着吧,如此本神与你说话也近些。”
  “是。”孔雀仙饮了祝寿酒后便在凤凰身旁寻了个座儿袅娜落座,姿态甚优美,我隔着凤凰偏头欣赏了一番,不错不错。
  此般折腾半日,我不免腹中辘辘,是以,回头开始全心全意对付眼前吃食。
  那孔雀仙倒不辜负天后的期盼,不知低头与凤凰切切说些什么,凤凰亦时不时应上两句。
  “陛下,你看旭凤与穗禾这般坐着,可像我厢房悬挂的那画中之人?春雨霏霏,伞下俪影成双,我记得那画倒有个应景的名儿,唤作‘珠联璧合’。”我正吃得欢快,听闻殿首天后又有高见,遂停了下来。
  孔雀仙面上一红,娇嗔道:“姨母取笑穗禾了。”
  一旁凤凰蹙了蹙眉,挺俏鼻梁上些许纹路起。
  珠联璧合?唉,有些耳熟,我记得好像狐狸仙给我看过的春宫册子里依稀有幅图亦唤作“珠联璧合”。
  再看这孔雀仙满面春、情、红光泛滥的模样,莫非……我探头与她道:“唔,原来孔雀仙也与火神殿下双修过呀?”
  凤凰一呛,小鱼仙倌一顿,水神一惊,天帝一撼,天后一怒,孔雀仙一伤,狐狸仙一喜。
  满殿皆静。
  凭我的第一、二、三、四、五、六感,这是个凶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