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三十四章

  “这场大雪是锦觅唤来的,牡丹芳主可有何说法?”
  长芳主脸色一惊,恸变,似被人盗了上万年修为一般痛心疾首,却抿紧双唇对水神的逼问不置一词。扑哧君亦罕见地收敛了脸上嘻嘻哈哈,作深沉思考状。
  我现下顾不得他们三三两两打哑谜对暗号,只觉着十分满足十分开怀,我一颗葡萄现如今也能呼云唤雪了,想来位列仙班已是指日可待!
  长芳主想是被两双眼睛盯得有些难受,终于开口道:“牡丹不过是花界一司花之小仙,水神的事情莫非自己还弄不清爽,倒要他人转述不成?”
  水神被长芳主一噎,面上泛起一层淡淡霞光,红了红,半晌才道:“我与梓芬当年……”
  言语停在一半处,扑哧君却忽然像窥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朝水神作了个揖自请告退,临行前对我道:“锦觅小娘子,小生改日洗剥干净再来瞧你。”被长芳主狠狠剜了两眼。
  扑哧君走后,水神方才接道:“我对梓芬,当年虽情意相投,却发乎情,止乎礼,自省从不曾过肌肤之亲,又如何能……然,锦觅却能使咒唤来水君彦佑,且能召雪,若无控水神力又如何说的通?普天之下除却我,便只有龙族能掌此力,锦觅却自言是颗葡萄……”水神犹豫了一下,恳切望着长芳主,“今日可解此谜者,唯有二十四位芳主。盼牡丹芳主不吝赐教。”
  长芳主愕然叹了口气,爱怜拂去我袖口草屑,低声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念叨:“我还道锦觅这迷糊劲儿是天生天养,不成想竟是有源头的。”既而抬首对水神道:“只是,水神问我亦无用,牡丹有所言有所不能言,我等二十四人曾对主上起过毒誓,若有半分泄漏自毁元神。望水神见谅。”
  此言自长芳主口中一出我方才信服,蛛丝马迹瞧来,不成想我竟然真是先花神之后!
  真相总是霹雳的!此事好比听闻飞絮竟是火神凤凰之后一般让人难以置信,我嚼了好几嚼,终是难以下咽,头却有些隐隐作痛。
  但见面前水神和长芳主开始摇摇晃晃,一个晃成两个,两个晃成四个,越来越多的影子晃得我一阵眩晕,腹中哪吒闹海一般翻腾,我勉力伸手朝他们摆了摆,“别晃了,不要晃了,我的头……好晕好疼~”
  水神敏捷伸臂托住我往后倒的身子,长芳主着急用花蔓探我脉象,面色惊变,“锦觅内里真气大乱,水神是否注了灵力与锦觅?!”
  此时,一股真气汇聚成凛冽剑气所向披靡直冲天灵盖,似有附体攀沿枝蔓被尽数斩断,我挣了挣,陷入一片迷茫浑沌之中。
  移步换景,跋涉过茫茫浑沌,眼前一片开阔,海棠缤纷、落英满地,云蒸霞蔚之中,一名女子端坐其间,浅裳薄裙手捻花枝对我清茶一笑,“师兄,你来了?”
  我愣神的工夫,身旁一个绢衣冰绡的身影已然贴着我擦肩而过,“梓芬。我来了。”声似流水涓涓潺潺,和煦一如早春三月的风。
  垂丝海棠树下,二人花枝为剑,女似春柳男似杨,一双人影比肩舞剑,行云流水出神入化,正到精彩处,那女子却一个柔步跨过男子身侧,男子亦随其上,孰料女子倏然回身,一剑点在男子肩头,那男子毫无防备,正中睡穴颓然委地。
  原来是暗算,我不免起了兴致,待看那女子接下来预备将这男子或杀或剐,不想这女子全无我料想之中对这男子庖丁解牛一番,只是痴痴捧了他的脸瞧了半晌,眼泪水啪嗒啪嗒落得比树梢的花瓣还欢,“师兄再生之恩梓芬无以为报……”
  呃……亲下去了……
  原来这女子并非想要取那男子性命,不过是想轻薄轻薄他。我托了腮蹲在一旁准备细看他二人一人昏迷一人羸弱如何行这双修之事,却听闻耳旁一派嘈杂声响。
  “锦觅体内火阳之气过旺,不知何人渡了她这许多阳气,冲撞了她阴寒本性,若非今日恰巧逢我在此,恐性命堪虞。”说话人言语间夹了丝颤音,似有无限后怕。
  有人长长舒出一口气,“多谢水神仙上,若是锦觅出得丁点差错,我等如何向先花神交待……”我辨得乃是丁香小芳主的声音。
  “锦觅……原是我的骨血……这四千余年我没尽半点职责,如今这个‘谢’字又如何担得起?”水神话中无限自责,心碎道:“梓芬离魂天外有知,我将来又有何面目去见她!”
  真相是电闪雷鸣的!我贴了一背冷汗,堪比听闻飞絮是凤凰和小鱼仙倌二人双修所出。
  “仙上,仙上恐误会了,锦觅如何会是仙上骨血……”平日里嘴皮甚利落的玉兰芳主此番却说得磕磕绊绊,有些言语苍白。
  “你们也莫要瞒我了,你们对梓芬下过毒誓我也不为难你们。”水神将玉兰芳主的话裁断,斩钉截铁道:“我方才已探过锦觅元灵,你们如今再瞒也瞒不住了,我只问一句,锦觅可是霜降临世的?”
  满殿皆静,只余窗外扑簌簌的落雪声嘈嘈切切。
  “果然……果然!”宫倾玉碎,水神失魂落魄的声音跌落床沿,“梓芬……”
  许久,有一只柔润的手抚上我的脸颊,“觅儿,我的女儿……”
  我禅了禅,现如今爹爹遍地种,昨日拣了个,今日又拣了一个。昨日天帝予了我五千年灵力,不晓得今日这新爹爹出手可阔绰。
  念及此,我迷迷朦朦睁开眼来将揽我在怀里的水神纯真质朴一望,怯怯道:“水神怕不是认错了,锦觅不过灵力低下一介精灵,天生天养,无父无母,卑微如蝼蚁,怎可高攀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