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四十八章

  我在爹爹后院淘了几团云彩,辟了一方地,挑了个潮湿阴凉处撒了几颗芭蕉子,不过片刻工夫,那淌着烟水的湖石假山旁便平地拔起了三两棵青翠芭蕉,阔叶舒展,怎么看叫人怎么欢喜,我现今这栽花种草的技能倒也不辜负花神之女的名头。挪了张竹椅在叶荫下,我端了杯清水预备调息入定。
  “锦觅仙子,火神殿下门外求见。”将将坐下,洛湘府守门的仙童便上来报。
  我闭着眼睛挥了挥手干脆道:“不见。”想想不但半分没有长进反而减褪稍许的灵力,饶是我性子再平顺也不免几分懊丧。
  小仙侍噌噌前去回绝,我听着耳畔汩汩泉水声,运了运气再次入定。过不一会儿,仙童去而复返,“火神殿下说今日无论如何要见得锦觅仙子,否则便常驻洛湘府门外。”
  这凤凰……怎地好端端一夜之间便从清高堕落成了无赖?如此说话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今日佛祖爷爷在西天大雷音寺开坛讲禅,六界诸神众仙皆赴。爹爹去了,润玉仙倌去了,月下仙人去了,总之神仙们包括天帝似乎都去了,凤凰却怎么还未去?
  “如此,你便与他说我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见他。”我酝酿了个还算对称的句子让守门童子去回复。复又调息入定,半晌,未见仙童回报,想来凤凰已然走了,心下稍稍舒畅,收势敛气睁开双目,猛然却见凤凰脸容泛白立在我面前。仙童抱着拂尘绞着手指左右为难站在一旁,“火神殿下……锦觅仙子……”
  凤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那小仙童立刻恭敬地一扫拂尘躬身下去,我磨了磨后槽牙,威信这物事果然与灵力相辅相成。凤凰与我对视片刻,目光炯炯像是欲透视什么,我有些情绪,看了他一眼便别开眼去,他却突然伸手握住了我的肩头,我讶异抬头,看见他脸上淡淡的忐忑之后更加奇怪。
  “你怨怼我自是情理之中,昨夜……我破诫了……”凤凰平日里艳丽倨傲的长眼此时水光凛凛,颜色意外地生动柔和而坚定,唇未启笑,嘴角却石投静湖般浅浅荡漾过了那对百年难见的梨涡,腮上被朝阳染上一抹不自然的霞光,我目瞪口呆地猜测那莫非竟然难道是羞涩?似乎为了掩我耳目,他忽地俯身将我纳入怀中,许久之后,一片柔软轻轻落在我的发顶心,“不过,我却不悔。即便昨夜重来,即便我半分未醉,我亦会如此。”
  他的手心温暖,轻抚了抚我的背,我身上的痛乏顷刻烟消云散,“锦觅,我的心你是知晓的。便是你恼我,便是你怨我,我也断然不会让你与夜神联姻!”言语跋扈张扬,再次望向我的眼睛却不安地逡巡在我的脸孔上,仿若寻找些什么支撑。
  莫名其妙!我推开他,不知怎地失了平素的镇定,抬脚便狠狠跺了跺他的脚尖,“毁人姻缘者入地狱,我自然是要嫁给夜神的!”
  芭蕉宽阔的叶面随风起伏了一下,遮蔽了暖融的旭日,叶荫泻得凤凰面上一片暗沈,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我踩踏,安静得骇人。长久的沉默之后,他低低道:“入地狱又何如?”继而,睥睨一笑,“这天地之间岂有我旭凤惧怕之物!”
  凤凰脾气喜怒不定,只片刻,他又面色一变,陷入一团浓郁的忧伤之中,眉间轻愁,“你居然这般对我说……昨夜过后,我兴匆匆满怀希冀前来,而你给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宣誓要嫁给夜神……”他捏了捏鬓角,“锦觅,我想,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
  我一惊,蓦地记起他两次欲取我性命。
  最后,我们不欢而散。凤凰临去大雷音寺前投给我的一瞥却叫我心头莫名一颤,溺水般一滞。我看见他晶莹的瞳仁后面住着无措的迷惘,像是一个小小男孩才有的伤心。
  我怔怔然在后院坐了半日,直到日上三竿门外小童来报说是太上老君开炉放丹,请水神爹爹前去品丹,我心下奇怪,今日难道老君未去听禅?便是他老人家未去听禅,也不该忘了爹爹断然是外出的。转念一想,老君平日里除了炼丹研药理不问世事,常常一入丹房便不知辰未寅卯春夏秋冬,忘了今日何日倒也不奇,便对那递拜帖的仙侍道:“水神今日往西赴大雷音寺听佛祖开坛讲法,未在府中。”
  那仙侍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哎呀,可不正是。我家老君闭关刚出,却又记错时日了。”继而踌躇片刻,为难道:“一炉丹药无人品评鉴赏,老君却要沮丧了。不知锦觅仙子可有闲暇?请不来水神,水神之女前来,小仙也好与老君交差。”
  我想了想,反正左右也无事,老君丹房闻名遐迩,所炼丹药不是起死回生便有延年益寿登仙升佛之奇效,我正可趁此机会前去拜会见识见识,便道:“如此也好。就请仙者前面领路则个。”
  那仙侍躬了躬身,领着我往东面去,我驾了朵水雾跟在后面。到得一处府邸,我沿着曲折的回廊往里行,却越行越生疑窦,照理说老君甚喜八卦道行,其府中布局定是照着阴阳八卦四相而变,而这回廊阵型,我却觉着生疏,行了半日,倒像是一个异族的图腾。
  正疑惑着,那仙侍在一扇双页橡木门前停了下来,门无雕花,严实厚重,没有半分天界的雅致风趣倒有些似凡间的切肉砧板,仙侍笑意盈盈叩开门对我做了个“请”的动作,我一足踏入其中欲看清内里,却被后背一个狠戾的蛮力使劲一推,脚下一个踉跄,跌入门中。
  身后“咣当!”一声闭门沉响,我心下咯噔一下。
  抬首,但见一片精致的鎏金薄纱衬塔绸裙裾随着那个背对着我的端庄高傲身形回转过来,在其身后旋出一捧迤逦的花蕊形状。
  我终于想起来了,那回廊的布局正是鸟族的图腾。
  “锦觅仙子,可叫本神好等~”居高临下,盛气凌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原来,今日这戏唱的是“请君入瓮”,阿弥陀佛,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