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五十六章

  “吉时已到!起轿!”
  三月初八,傍晚时分,十六个红彤彤的仙侍驾起装点得花里胡哨的花轿蹬着霞光祥云,排场浩荡地飞出花界一路奔赴天庭。
  我坐在偌大的轿子中,头上顶了一块天蚕丝织就的喜帕,挡了眼界,不过幸好这喜帕织得并不是那么密,还能半透得些许光来,叫我隔着帕子仍能勉强看得见外面,只是并不那么清晰罢了。花界之中但凡能数得出名目的珍奇花草现下皆铺陈在这轿中,浓烈馥郁的香气熏得我一时不辨方向,只随着这大轿忽忽悠悠一阵晃,波涛中起伏一般。
  少顷,轿稳,落地。
  轿帘从外被人揭开,一只手伸了进来,春风扑面,有个温和的声音低低道:“觅儿。”正是小鱼仙倌。
  我将手放入他的手心,被他一把握住轻轻一捏牵出花轿。
  顿时,仙乐齐响,天籁奏鸣。彩蝶绕梁而飞,仙鹤引颈起舞。
  我与夜神比肩而立,隔着喜帕望向他,但见他头戴玉龙冠,身着簇新大红喜袍,乌眉水目,面容雅润,泛着珍珠一般淡淡的光泽,与周遭喧闹哗众色彩浓烈的装饰形成鲜明的比对,像是浓墨之中的一滴朝露,固守清净本心,丝毫不被周遭所晕染。
  他含笑看着我,庄重执起我的手,一路穿过前来观礼的六界诸仙向殿首行去。许久不见的梅花魇兽脖颈上亦系了团红色的花球跟在我身旁,时不时低下头用头颈贴着云砖地面偷偷地从喜帕底怯怯向上看我,见我瞪它方才蹦蹦跳跳继续跟着走。
  一路行去,殿心两旁几案成排水酒坛坛,各界神仙聚首,连鬼界幽冥司的诸位阎罗也受邀在列,坐于天帝右下首端。
  天帝端坐殿首,金冠云袍,神色隆重,眉眼略一低,看见我和小鱼仙倌牵劳的手欣慰地淡淡一笑。
  天帝身旁站着的月下仙人亦低头看了看我和小鱼仙倌牵得牢不可破的手,又看了看我们肩并肩亲密无间的间距,满面拧成一团苦瓜,眉间拢起的褶子沟壑分明,紧得夹死一两只蚊蝇想来不成问题,少顷便听他用密语传音与我道:“小觅儿,你怎可喜新厌旧移情别恋忘恩负义红杏出墙抛弃糟糠?!这叫我家苦命的旭凤可怎生是好?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
  我密语一咳打断狐狸仙诗兴大发的碎碎念,关切与他道:“月下仙人莫要激动,且坐下慢慢说,站着说怪累的。”
  狐狸仙神态纠结了一番,密语道:“我是来主婚的。不能坐。”
  我默了默,实在看不出狐狸仙方才那番慷慨陈词的架势是来主婚的……横竖瞅着倒像是打鸳鸯的棒槌。
  天帝威严扫了眼宾客盈盈的大殿,转头低声问狐狸仙:“怎么不见旭凤?”
  月下仙人看了看我,道:“天界盛事,门庭拥堵,旭凤想来正被堵在赶来的半道上,不若再等等。”
  好牵强的一个理由,天帝轻轻一蹙眉显然对于狐狸仙抱怨天界路况的说辞不甚满意,直接道:“不等了,开始吧。”
  狐狸仙还想说什么却被天帝挥手制止了,于是只好端起主婚人的架势,唱喏了一句:“礼乐起!”一时间阳春白雪的天籁之音顷刻变作吹啦弹唱的喜庆之乐,周遭众仙家看着我和夜神啧啧赞叹,“好一对璧人!”
  “新人拜天地!”
  小鱼仙倌携了我的手向着天帝一拜,后又转而向着诸位青面獠牙的阎罗一拜,天为天帝,地为阎罗,自古不变。
  “新人拜高堂!”
  小鱼仙倌母亲早已仙去,只剩得父亲天帝,故而这第二拜还是拜的天帝。刚抬起身,便听得小鱼仙倌道:“父帝于润玉非但有生养之父子情,兼有教诲之师生义,更有指婚之赐缘恩,非二拜不足以尽我内心之感激,今日大婚之喜,特以清水一杯敬父帝,聊表润玉寸心。”
  天帝接过小鱼仙倌手上变幻出的青玉耳杯,欣慰道:“难得润玉有心。”继而仰头将其间见底清水一饮而尽,
  “夫妻交拜!”婚典继续,这一拜后便是礼成,我心下一时惴惴,只听得狐狸仙不甘不愿将“夫妻交拜”这四个字字字拖了长音念,一个字倒念得比一句话还要长。
  话音刚落,便听得殿门一阵惊响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劲风隆隆推开,诸神回头,我一把揭开喜帕。
  “且慢!”
  凤凰一身银蓝锦袍迈步入殿,与满堂满殿如火如荼的喜色赫然相冲,桀骜不屈尽现其间。
  “旭凤!”天帝声音一沉,“你这是做何?”
  凤凰将手边提着的人往殿心一丢,诸人方才注意到他竟是单手擒着一人入内的。凤凰长目一翕锐利扫过,抬起手中长剑,直指小鱼仙倌,“父帝怕是问错人了。应该问问夜神想做何才是!”
  小鱼仙倌看向殿心被缚之人,神色不变,只是面上流光黯了黯,“火神这是何意?”
  凤凰斜睨他,并不答言,只对跪伏在地上的人命道:“烦请太巳仙人抬起头来。”
  众神听他喊出此人名号,不禁大惊,纷纷投以注目,但见那人跪直身体将头抬了起来,虽散发且面有错落伤痕,仍叫人一眼便赫然认出了这个手握一方权重兵力的天将太巳。
  “夜神大婚之日,倒不忘调兵遣将。此处迎亲嫁娶好不热闹,彼处却趁诸仙赴宴守卫空置派太巳仙人窃取兵符,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此话一出,平地惊雷。殿中诸神皆哗然,皆将目光转向小鱼仙倌,惊疑不定。
  众人皆知天兵天将共分八方,其中东、南、西、北、东北五方为火神掌控,其余东南、西北、西南三方为夜神所辖,而太巳仙人便是东南方主将,平素忠心耿耿追随夜神,今日被擒,幕后指使之人不言自明。
  “殿前迎娇娘,殿后布大军,此时,这九霄云殿周遭已埋伏了十万天兵天将。”凤凰一字一顿,落在空寂的大殿之中叫人心惊肉跳,“时辰一到击鼓为令,直取天帝,夜神说是与不是?”
  小鱼仙倌终于面色一沉,嘴角抿起。
  凤凰指尖一弹,一个光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乐司背后的大鼓,一声闷响未落,乌压压一片神将披盔带甲持戟佩刀腾云驾雾涌入殿中,却在瞧见殿心被俘之人以及殿中情势之后怔然顿止、不知所措。
  “来人!将夜神拿下!”凤凰一声令起,两个虎虎天将便冲入殿中,一把擒住小鱼仙倌,将其手臂反剪至身后,押住他的肩头。
  凤凰则几步上前将我护于他的身后。
  “润玉,你可有何说法?”天帝绷紧眉目,倾身,看着夜神,满目失望震惊。
  小鱼仙倌一身正红喜袍,映得面如冠玉眉眼入画,虽被缚仍挺拔毓立,发冠束的发丝一丝不乱,淡然笑了笑,直视凤凰,“无它。成王败寇,棋差一着,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