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四章

  我终于戒了治标不治本的糖,却染上了另外一个瘾头。
  自那日再见他之后,我便常常趁小鱼仙倌忙碌时支开离珠独自去幽冥界,每每幻化成兔子的模样,用那对耳朵上的妖气掩盖了身上的气息,出入彼岸倒是从未被识破过。后来,我大了胆子,潜入他住的私邸,来来往往许多次,亦没有被小鬼擒拿过。想来没有人会在意一只小小的兔子精。
  我去的频繁,但能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见到他也总是前呼后拥被诸多魔头簇拥着,我怕形迹败露,不敢上前,只能远远地望着,哪怕只是这样远远地望着,一眼,只一眼,也能叫我觉得像得了五千年灵力一般窃喜。
  我喜欢他读公文的时候,他与小鱼仙倌不同,不在入夜时读公文,而总在巳时翻文批阅。这个时辰是小鱼仙倌最忙碌之时,我能溜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且,他的书房挨近后园,一整面雕花镂空的轩窗正对着后园中盛开的凤凰花和凤仙花。我身上本有花木气息,隐在这些花花草草中便十分安全,故而我常常悄悄地蹲在凤凰花粗壮的木枝后面,透过那些斑驳的花叶,看魔界彤色的天空穿过轩窗上的木棂倒映在他略显苍白的侧脸上。
  他浏览的时候很安静,眼睛全神贯注地专注在那些字里行间,眉尾偶或稍稍一抬,挺拔的鼻梁,半垂的眼睫,微微抿起的唇线……勾勒出一个精致的剪影。但是,我晓得这安静只是一种一戳即破的假象,只有对着这些没有魂灵的笔墨纸砚才会现出的假象,一旦离开书案,那双眼睛便像没有了水的深井,黑漆漆地骇人,周身皆是冰冷凛冽的气息,压得人无法喘息。没有人敢直视于他,所过之处,只有大片大片战战兢兢匍匐于地的妖魔鬼怪。
  他批阅得很快,却不慌乱,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页纸张,偶尔会染上一两滴未干的墨渍。黑色的墨点落在他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指尖上,让人产生一种隐晦的错觉,仿佛只要简简单单地作一张纸一滴墨也会很幸福……
  但是,他不总是日日批复公文,我也未必日日都能出得了天界,故而有时我不得不铤而走险在他私邸的其它地方出入。有时,我能在大门旁看见他恰恰远去的车撵,有时,我能在膳厅外看见他刚刚放下筷子起身;有时,我能避在大殿顶椽一角看见他杀伐果决后刚刚收敛的戾气;更有时……我能看见美艳放/荡的妖娘左右扶着他踏入内寝,夜半过后一脸春/情衣冠不整地出来……
  今日,我来晚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入寝,私邸之中遍寻不着。正待离去,却险些被一个急急行路的女妖给踩到,幸得我闪身一避。
  “快!尊上要上次楚江二殿上供的那件摩诃斗彩三秋披风!你们快去寻出来!”只听得那女妖一入门便对那些侍从命道。
  一时,厅内鬼侍满地小跑,想是到库房中找东西去了。不消片刻,便有一个鬼侍端了个四方雕玉云纹盒回来,郑重交给那女妖,难掩一脸好奇,问道:“尊上从来对这些供物看都不看一眼,今日怎么会想起要这披风?”
  “你这等小鬼知道什么!”那女妖不屑地哼了一声,“今日尊上在禺疆宫设宴为鸟族首领穗禾公主庆生,这你总知道吧?”
  那鬼侍点了点头。
  女妖又道:“这披风想来便是尊上预备送给穗禾公主的生辰贺礼。这穗禾公主何人你知道吗?”
  “你刚才不是才说过她是鸟族首领吗?”那鬼侍搔了搔额上一缕稀疏毛发,愣愣道。
  “笨!”女妖戳了戳他头顶的犄角,“那可是尊上的救命恩人!还是尊上的表妹!”
  那鬼侍忽然一脸了悟过头刹也刹不住的模样,低声猥琐问道:“你说尊上会不会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
  那女妖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他,“要许也是穗禾公主许给尊上。不过,依我看,尊上若是愿意取谁的话,倒是非这鸟族首领莫属。好了,我不与你多说,我要去了。”言毕,飘飘然而去。
  我跟在她身后,没跟多远便不见了她的踪迹,可恨这兔子腿短还只能蹦跶,幸而我记住了她身上膻腥的妖气,一路寻着总算找到了所谓的禺疆宫。
  不过将将翻过高高的门槛,却见一团人鱼贯而出,为首的便是凤凰和穗禾。
  二人停在殿门外,其余人等亦远远隔了段距离停下。穗禾水盈盈的眼抬起看了看凤凰,继而微微垂下,睫毛纤细黑长,在夜色中叶摇风移轻轻一颤,动人心魄,“送到此处便好。今日蒙尊上设宴为穗禾庆生,穗禾不胜感激欣喜。”
  凤凰轻轻一挥手,随身的妖侍立刻心领神会打开恭敬捧在手上的玉盒,正是我方才见过的那个,但见盒盖一开,里面五彩霞光一下挣脱了束缚,耀眼射出,射得一干人满面惊艳,穗禾亦稍稍睁大了眼睛。
  凤凰一抖这五霞帔衣,亲手为穗禾披上,末了还细心替她在脖颈处将锦绳系牢,“夜露风寒,穗禾莫要着凉了才好。”不顾一干瞠目结舌的魑魅魍魉,他又上前了一步,贴在穗禾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待他错身移开时,只见穗禾满面春红,不知是羞是喜,两眼竟是水汪汪得要溢出来了,微微怔了一下,咬咬唇再看凤凰时,竟有几分娇嗔。半晌后,方才恢复了端庄神色回首对其余送行妖魔道:“穗禾这便先行了,诸位留步,今日亦多谢各位盛情。”最终,方才在一群刚刚回过神的“哪里哪里!客气客气!”之中登辇离去。
  不晓得其余是否有人听见,夜风彼时恰恰将凤凰那句耳语送入我耳中,——“你我如此亲近,何须唤我尊上?”
  我嚼了嚼涩口的夜风,忽而觉得心口缩了缩,降头术又开始张牙舞爪了……
  待我回神之时,一干人等已纷纷告退,凤凰也回了殿中。闻得殿内有靡靡丝竹音,我鬼使神差竟趁着有妖侍出入的间隙一股脑儿钻了进去,隐蔽在殿堂不起眼的背光处。
  殿内,灯光旖旎,红缎绿罗,酒樽香暖,美不胜收。有十二个美艳浓香的女妖赤裸着白玉双足翩翩起舞,足上绑的金铃随着裙带翻飞夜风婆娑,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像勾魂使者的梵咒一般挠人魂魄,叫人止不住的心旌荡漾。
  殿中未设灯架,盏盏灯火皆为美婢手托,红如残阳的灯盏趁着大殿笼在一片蒙昧的光晕之中,轻如薄纱。
  凤凰坐于殿首浅酌,两旁各有一个满身绫罗的女子,一个斟酒,一个添菜。凤凰忽而对着殿角眯了眯眼,放下手中酒杯,对着右手女子弯了弯唇角,一个未有荡漾开的笑似半开的花最是勾魂摄魄,那女妖满目惊艳,手上一软,一双银筷跌落桌沿,身子亦软了软。
  凤凰体贴伸出手去将她一扶,那女妖立刻受宠若惊彻底瘫软在了他的臂弯里,半晌,似乎见凤凰未有推拒,只当是默许了,便索性偎入他怀中,一双欺霜赛雪的藕臂亦攀上了凤凰的后颈,脸颊在他胸前风情万种地蹭了蹭,“尊上,穗禾公主已离去,夜还长,剩下的时间可分与我等少许否?”
  凤凰眼神凉凉未有变化,唇角却略略一弯,不知是笑是许。
  那女妖想来一时被蒙了心智,更加贴紧凤凰,只差坐到他腿上了,凤凰亦伸手撩了撩她的发梢,一个简单的动作不知为何由他来做竟是风情无边。
  我忽然想起他过去常常这样撩过我的长发,为我抚去风中偶落的柳絮,便是没有柳絮时,他也喜欢这样缓缓摩挲我的发梢,我有时被他撩得厌烦了,便会不耐地别过头去,他却不让,只道:“这里还有一丝柳絮,我替你拿去,你莫要乱动。”
  不知为何,此时突然想起当年他脉脉停驻的眼光竟觉奢侈至极。
  再看看他和那女妖两相偎依的身影,我一时丹田中气息酸涩,又似乎沸沸然似滚水欲往外冒泡,五味杂陈,不知是个什么症状。
  又听那女妖奉承道:“尊上气尊贵胄,冠绝六界,若能承尊上一夜雨露……”
  正说到一半紧要之处,却见凤凰一挑眉,打断道:“气尊贵胄?”
  那女妖急忙附和道:“正是!尊上之仪容,尊上之手段皆叫我等钦慕不已。”忽地纤手一抬精准指向我隐蔽的角落,“便是一只未有成精修妖的兔子亦知晓仰慕仙上。”
  凤凰犀利的目光刹那紧随而至,我连一口喘息都来不及一换,便笼罩在了他黑渗渗的目光下。分明只是两只眼睛这么看着,我却像被荧惑昭德真君的金钟罩给兜头盖脸地罩住一般,浑身不得动弹,只得睁着两只红红的兔眼看着他。
  他慢慢启唇,一字一字缓缓磨出,“哦~?你如何知晓这兔子仰慕于我?”
  那女妖自作聪明道:“它自一进门便蹲在角落里,眼睛瞬也不瞬直盯着尊上看。”为了增加说服力居然画蛇添足补了一句,“过去在尊上府邸中也常常见到这只兔子,总是默默盯着尊上看。”
  我一时连以头撞柱的心都有了,原来我一直都是掩耳盗铃,自以为没有被发现,其实这些妖魔早便发现了我的踪迹,只是不屑于在乎一只兔子而已。
  “哦~?我却没有看见。”凤凰一字一顿。
  我不禁舒出一口气,幸而他没有看见我,既而一想又不对,现下他瞧见我了,不知会不会被他辨认出来……我一时方寸大乱,起身蹦跳着就要逃遁。
  却不想那女妖手中纱蔓一舒将我一下抓到她手中,“尊上日理万机,自然瞧不见这些俗物。”她将我托在掌上举到眼前一看,惊呼:“尊上,你看这兔子真好看。通身没有一根杂毛,白得竟和夜霜的颜色一般晶莹纯净。要不是它身上没有一丝仙气,倒要叫人错认成是婵娥的那只月兔了。”
  凤凰一挑眼尾,伸出手,“拿来。”
  我一时心中钟吕大作,正想干脆现出真身化作水汽逃走,不料凤凰却不待那女妖伸手,将我一对长耳一拎而起,平举在眼前两掌处,眯了眯眼,眼中未有丝毫波澜,我却隐隐听到了刀光剑影金戈铁马的杀伐之音,铿锵着扑面而来。
  我惶惑着莫名害怕着竟不知道闭眼,只在他正对着我的凤眼里看见了自己愣愣被他擒住的模样,看见自己攥在他手心里的一对耳朵,那耳朵上的血丝脉络清晰根根分明,我忽然记起这对兔子耳朵是他买了送给我的。
  他定然是不会记得了。
  我忽地铆劲挣扎了一番,奈何兔子耳朵便是要害,一双耳朵被拎住,我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凤凰捏着我的手越来越紧,我不免要怀疑这耳朵会活生生被他拽下来。
  “尊上,这兔子真真可爱,能给我吗?我驯了它作个妖宠。”女妖攀着凤凰的手臂问他讨要,我一时觉着便是给这女妖豢养着也比让他看一眼要好上许多,“它的眼睛真是水灵……”女妖一时大惊掩口,趴下连连磕头,“尊上息怒,尊上息怒,奴下不是故意要说‘水’字的,奴下……奴下只是一时昏头……”
  凤凰沉沉看了看她,我这才惊觉他的眼睛根本不是黑的,而是很深很深的血红,红到若非这般接近竟错以为是黑的,我突然害怕,怕到竟要失口惊叫出声。他忽地嘴角一挑,“妖宠?有些东西,并非你想驯便能驯得来的。你真心养它,却难保它哪日不会反扑于你……”
  “不过是只兔子罢了,何况它这么乖顺,不是猛虎,如何会伤到人?”那女妖战战兢兢不解。
  “乖顺?”凤凰提着我的长耳将我又拎进了几分,那眼神压得我呼不出气,胸肺被闷得似乎都要炸开了。我忽而惊觉眼前的是我的杀父仇人,而我不但救活了他如今竟还反复流连直至现下被他捏在掌心嘲弄!
  一时心中缭乱欲破方寸大乱,张口一抬头便咬住他近在咫尺的眉心。
  “呀!”女妖惊呼出声。
  凤凰一把将我大力拎开,丢在一旁,冷冷从唇角吐出一口气息,料峭凌洌,“未必猛虎才伤人,兔子咬人才叫人心寒,不是吗?”
  我方才被他捏着,气力并不大,只不过咬破了他眉间一点皮,一滴妖艳的血色顺着挺拔的鼻梁缓缓流下,温柔地停在了鼻尖上,我怔怔看着,竟想起了那把柳叶冰刃,想起了嫁裙上大朵大朵开出的花朵,想起了他绝望的最后一眼……一时神智被惑,竟忘了要逃,忘了怎么逃,忘了应该逃去哪里……
  他亦不伸手去擦那滴血渍,任凭它停驻在他鼻尖,仅是微微垂着眼看着狼狈被掷在地上的我,突然,笑了一下。
  身旁女妖、一殿之妖魔吓得全部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这兔子该死!罪该万死!……是我等小妖失……失职……职,漏网……放……放……放它进来……“
  “兔子,就该拔毛去皮、抽筋剜骨,放于火上烹烤~”他抬头环视了一下大殿,缓缓道:“上火架!”
  “是……是……”几个妖魔连个“是”字亦结巴成几段,踉踉跄跄爬起身,片刻就架好了一团熊熊篝火,柴薪在其中哔啵叫嚣,热辣辣的火舌直往上舔。
  “这凡俗之火岂不玷污了?”他重新拎起我的双耳,并未使力,却叫我全身血脉瞬间逆流,“上~三~昧~真~火~”
  我一抖。
  须臾,“禀尊上,三昧真火已架好了。”
  凤凰缓缓一点头,那滴血终于滑落鼻尖,掉在了地上,利落地伸手一扬,将我掷入火中,没有一丝一毫犹豫,杀伐果断。
  火光顷刻将我汹涌吞噬,如饥似渴,我闭上眼……却在下一刻落入了一个湿润的包围中。
  “魇兽!”有小鬼惊呼,“天帝的魇兽!”
  我睁开眼,但见那梅花魇兽张口噙着我,一道闪电一般划过大殿,几个跳跃便向外飞去。亏得我以为将这尾巴甩开了,不想它竟偷偷跟着。
  “快!快抓住它!”
  “不能让它逃了!”……
  一阵哄乱之中,我回首望去,只看见一团火红模糊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