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五章

  小鱼仙倌坐在床沿,正低头给我手腕上药,他托着我的手臂,一下将我的衣袖撸至肩头,整条手臂霎时无遮无掩暴露在他眼下,我一下赧然,要褪下袖口,却被他一个用力固定捉住。
  被他这般一捉,那伤痛猛地袭了上来,我倒吸一口气,“嘶!~”
  从来不知道小鱼仙倌亦有粗暴的一面,我难免一愣。他却不抬头,两眼看着我被火燎伤纵横交错的伤痕,眉宇一沉,嘴角紧抿,给我上药也不似过去温柔,倒像是有仇一般,用药膏狠狠地一下一下刮过那些燎伤,疼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却不敢吭气,只能强自忍着。
  他生硬地给我上好药后,面色益发差了,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什么,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扭头便往外走。
  在我意识到时,我已疾走几步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口,“小鱼仙倌……”我唤了他一声,却不知如何继续,亦不知道自己拉住他是要说什么。
  他头也不回僵直着背,冷冷打断我,“不要说了,什么也不要对我说。”半晌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轻得像一片过眼的云,“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越清晰……越受伤……”
  他垂目看了看我攥着他衣袖的手,似乎在犹豫什么,最终,淡淡道:“放开我吧。”
  我心下不知是何滋味,只是依言放开了他的袖摆,许久,他却不走。我默默转身回房,走了两步,听到身后一阵清风,却是他回身抱住了我,“觅儿……”
  我怔然,只听到他将我抱在怀中,胸口隆隆作响,“觅儿,不要再让我看你的背影了,好吗?我在等你回头,一直在等你回头,你知不知道呢?我说服自己,只要我纵容你,只要我放任你,只要我日日睁一眼闭一眼地自欺欺人,只要这些能让你开心,能让你的身体好起来,你便总有一日会看见我的好看见我对你的情,可是,为什么你却从不回头呢?为什么你宁愿被他用三昧真火焚烧也不愿意来寻我的怀抱?”
  他看着我,眼中有着万念俱灰的希冀,“时至今日,你还爱着他吗?”
  我慌乱地推开他,“你说什么?什么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他!我恨他!我是恨他的!”忽觉一股寒凉,从骨头里生出的寒凉,我抱紧手臂想要给自己一点温暖,“我只是中了降头术,你怎么不明白呢?”
  “降头术?……降头术。我亦中了你的降头术,为何你却不来解?”他垂头凄然一笑,“你能放开我,我却永远放不开你……”
  我看着雕窗外的云絮分开合拢,合拢分开,心中一时零零散散。
  我什么都不明白……
  自从这次火中逃生后,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去魔界,我怕看见他,也怕他看见我。我也总是避着小鱼仙倌,不忍看他,亦不忍他看我。
  每日里,我只是喂喂魇兽,种种花草,数着仙倌带给我的凡人祈愿条,下界布施布施雨水。有时想想,凡人有了愁苦便向神仙许愿,神仙若有烦恼又向哪个许愿呢?
  “自然是向天帝陛下许愿!水神若有什么念想,天帝陛下一定会不遗余力替仙上达成!”离珠一脸崇拜地说起小鱼仙倌。
  我瞪了瞪她。
  “仙上莫要瞪我。离珠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天帝陛下这么多年对仙上如何,别人不知,仙上自己难道还能不知?”看她大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架势,我正要岔开话头,却听她脱口道:“听闻鸟族的首领近些日子便要定亲了,仙上什么时候和天帝陛下成婚?”
  我心下一沉,“和谁定亲?”自己亦知是明知故问,却不知为何仍存了一丝侥幸……
  离珠尴尬一咳,答非所问道:“当年,这穗禾公主似乎还和彦佑君有过段解不清的渊源,听闻彦佑君便是因着她被贬下界为妖的……”
  看她那闪躲的模样,我再也无心听这些八卦传言。心中忽地一搅一拧,十分难过。
  长芳主说:“锦觅,你莫不是爱上那火神了?”
  扑哧君说:“美人,你不会是被牵错红线看上他了吧?”
  小鱼仙倌说:“时至今日,你还爱着他吗?”
  ……
  怎么会?怎么可能呢?
  那心底那些叫嚣的却又是什么?我怎么会爱上了自己的杀父仇人?!怎么可以?!我一时惶恐至极……不行,我要再见他一次!我要确认,我要证明,证明给我自己看!
  是夜,小鱼仙倌赴西天与燃灯古佛论经。我再次潜入幽冥之中。
  看见他时,他似乎有些醉了,脚步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踉跄,正走在回寝宫的路上,有两个女妖上前要搀扶他,皆被他推开了,他拿着一柄玉壶对着壶嘴饮了一口,继而皱了皱眉头,似乎对那酒并不满意,将玉壶一掷在地,壶身触地即碎,发出清脆的声响,吓得周遭侍从一下皆跪倒在地。
  “我不是说要桂花酒吗?”他看了看一地的魑魅魍魉,“都起来吧,去给我拿壶桂花酒来。”
  “是……是……可是,尊上,这就是桂花酒呀,冥府中最好的桂花酿……”一个女妖抖了抖胆子,困惑地说出实言。
  “嗯~”凤凰看向她,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那女妖再不敢辩驳,直道:“奴下这就去拿桂花酒。”
  凤凰方才回身步入寝厢。
  少顷,我亦化成水汽亦步亦趋跟了进去。
  里厢,他已衣带未解、罗靴未脱闭眼躺倒在重纱幔帐的床榻之上,一根白玉镶金的发簪掉落在地,锦被上铺满了散开的乌丝,似流水,沿着床沿滑落些许,他的一只手亦滑落在床畔,虚虚地拢着,想抓住什么似的握了两握,终是无力地滑下,长指失望地苍白。
  我蓦地便想伸手握住那只手……堪堪化出身形时,却听到门外有低低的衣摆摩挲声,慌乱之中不知化了个什么藏于几上果盘之中。
  两个女妖侍从端了壶酒进来,想是重新准备的桂花酿,轻手轻脚放在桌上后,看了看凤凰凌乱地卧在床上,似乎想替他盖上被子,踌躇了一番,却终是没斗起那个胆量,正待蹑手蹑脚出门去,其中一个女妖却一眼瞥过我藏身的果盘,遂而面色大惊,伸手拽了拽另一女妖的袖摆。
  那女妖随即回身,看了一眼后亦面上失色,立刻眼疾手快要伸手过来。看那方向……莫不是竟是冲着我钳过来的?
  此时,榻上的凤凰翻了个身,两个妖侍吓得忘了手上动作努了努眼快速撤出了厢房。
  掩门时听得一个女妖窃窃低声对另一人道:“竟然是颗葡萄……竟有人不要命敢将葡萄放入尊上房中……到如今竟还有人不知道尊上最厌恶的果子……明日便是此人魂断之时……”
  我看见水晶果盘底面倒映着一颗溜圆绛紫的葡萄,原来,方才我一急,竟是化成了那许久不用的本身。
  他最厌恶的果子是葡萄……
  不知为何我忽而觉得像盏被划破了纸面的灯笼一般,在风中摇了摇。
  他动了动,伸手不耐地扯了扯衣襟,似乎有些热,口中喃喃说着什么,模模糊糊,睡得并不安稳的模样。我晓得他醉酒后太半不清醒,不会发现我,便化出了身形走到床榻跟前。
  房中烛火冥昧,晃动的光晕擦过他的脸颊,半明半暗,因着醉了的缘故,唇色润泽如含丹朱,长眉像两道墨痕,笔力遒劲地划过,蒙了一层淡淡的倦色。眉间,是我咬下的伤痕,行将湮灭。
  我低头认真地看他,恨他?爱他?
  若非恨他,我怎会亲手杀了他?可是,为什么杀了他以后我这样地难过,难过到痛不欲生?真的是因为降头术吗?……可是,可是我若如人所说是爱他的,我怎会动手杀他?我与他日夜相对过百年亦从不觉得有何,其后几百年中他对我说过许多意味不明的话语我亦从未动心,他吻过我,吻过我许多次,甚至,他那次醉酒后还曾与我双修过……可是,我却从未将他放进心中。
  我如何可能自他死后却一念之间爱上了他?况,他就要和穗禾定亲了……
  忽地,他张开眼,黑漆漆地看着我,满室的灯火没有一盏能倒映入那双瞳仁之中。我被他这动作生生一惊,不得动弹。然而,他却只是这样看了看我,刹那间又闭上了眼。我这才想起,他那次在凡间醉酒亦是这般,只是无意识地会惊醒,实则并未清醒。
  他的双唇动了动,微微翕合,似乎在说什么。我一时好奇将耳朵贴近,听了半晌,再细看了他的口型,似乎是两个不成句的字——“水……喝……”定是酒后口干了。
  意识到动作之前,我已变幻出一盏香茗端在手边,一手托了他的后颈稍稍固定,一手将那茶杯送到他嘴边缓缓倾斜。
  岂料,他薄唇紧抿,竟是滴水也未漏进,茶水沿着他的唇角慢慢滑落,留下一道浅浅的茶渍。反复几次,皆灌不进去,我一时有些暴躁,无法,只得一气儿将茶水灌入自己口中再俯身贴上他的唇,撬开齿缝,将水一点一点全部渡了进去。
  离开他的双唇时,我看见他敛着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正待放下茶杯,却又听他启口张合,口型仍是:“水……喝……”
  是以,我又蓄了一口茶预备再渡与他,将将用舌尖挑开他光洁的齿缝,便被另一个舌尖勾住了,我一怔,待反应过来要退出时却已然来不及。
  那舌尖带着微醺的馥郁,桂花香味如倒刺一根一根扎入了我的舌尖,勾住,缠绕,如影随形,逃不出,避不开,一口毛峰清茶于缭绕之间酿成了酴醾的酒,四溢漫延,熏得我神智迷离。
  有一只手掌托住了我的后脑,掌心冰冷如玄铁,我打了个寒噤,惊醒过来,推拒着他的胸膛想要爬起身来,却不想后背已被他的另一只手臂牢牢锁住,任凭我如何挣扎,却只不过让两人的衣裳更加凌乱而已。
  他的衣襟敞开了,露出白皙而结实的胸膛,柔韧的肌理叫我脸上一烫,慌乱地要闭上双眼,却在眼睑阖上前瞥见了一道细小的霜菱,两吋长,弧度正好地匍匐在他胸膛的正中,似乎尘封了什么,又似乎铭记着什么……我心中一痛,伸手便抚上了这淡淡的疤痕。
  他闭着眼无意识地皱了皱眉,一道浓重的杀气划过我的脸侧,不容忤逆。我一惊,下一刻他却松开了我的后脑抚上我的衣襟,一寸一寸探了进去,那些丝纽盘扣顷刻之间颗颗散落。
  他细细抚过我的腰,指尖沿着脊梁缓缓向上,绕过我的肩头,最后,停在了一处,他虚虚笼着那柔软,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在他掌下一明一灭。
  带了酒香的吐息掠过我的额头,竟有一丝残酷的甜味,长久的滞凝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连足尖都是绷紧的,清明只在稍纵即逝的一瞬间错身而过。顷刻之间,天旋地转,我被他压在了身下。
  舔了舔干涸的唇面,我伸手勾住他的后颈,吻上了他的唇……他吮着我,从舌尖到足背,一寸一寸,细腻却不温柔,暧昧却不温暖,他吻着我抚着我,唇如劫火,蛊惑人心。我攀上他的肩,绕上他的腿,迷茫中想要寻找一个温暖的桎梏,一时间,支离破碎的喘息交织成网,将我们网紧兜罗,仿佛我们从未曾远离过,没有生与死的隔断,没有爱与恨的疑惑,只有两颗靠近的心,频率不同却错落相偎……
  他冲了进来,带着惊心动魄的力量,那一瞬间竟是无声的、寂静的,像是一曲铮铮琴音的戛然而止,猛地,琴音再开,金戈铁马、战火纷飞,硝烟、鸣鼓、号角、铁蹄、喊杀,汹涌而至,直至将我彻底吞没……抵死纠缠……
  不知今夕何夕,我汗湿淋漓地趴在他的胸膛上,眼前是他阖眼的睡容,匪夷所思地完美。
  垂头看着他胸间那道有棱有角的淡淡霜菱,我再次伸出手抚上,心中如溺水般不能呼吸。
  他嚅了嚅唇,看那口型依旧是“水……喝……”
  我一怔,他又想喝茶了?转念一想,醉酒后肝火旺盛,口渴自是当然。岂料,将茶送到他唇边,他却不耐地扭开了头,唇瓣再次开阖,这次却终于出了声,不用我再依着他的口型猜测他在说什么。
  “穗……禾……”
  五雷轰顶,我呆了片刻,立刻伸手捂上自己的双耳,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没有!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越清晰……越受伤……”小鱼仙倌的话突兀地闯入我的脑海,明晃晃地鲜血淋漓。
  根本就没有什么“水……喝……”!全部皆是我的臆想,他从一开始说的便是“穗禾”二字……
  他为了她醉酒,为了她伤神,为了她心心念念,更有甚者,更有甚者他抱着我,吻着我,亦是错当成……
  我跌跌撞撞站起身来,合拢衣襟的手都是抖的,颤动莫名,努力要看清那些扣带襟钮,却怎么也集中不了视线,只有一片模糊的水渍,最终,不知花了多大的气力方才穿戴妥当。
  路很长,没有尽头,我一路奔跑着,总觉得身后有个厉鬼在追我在撵我,要吃了我,吞了我,连皮带肉,骨头都不剩。
  我跑啊跑啊,一直跑一直跑,我忘记了我会飞,忘记了我是神,忘记了我根本就鬼怪不侵……
  但是,我突然看清了一件物事……从来就没有什么降头术……
  我爱他,爱上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那样清晰,清晰地叫我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