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七章

  辰时,我去书房寻小鱼仙倌,照例看见了徘徊在璇玑宫外的那个小仙姑,这小仙姑十分乖巧有礼,每每见着我都要低头俯身道声“见过水神仙上。”我亦向她点点头回礼。
  我看人太半只看一个大概轮廓,今日却一错眼,瞧见了她的面庞,一时觉得有些眼熟,遂停了脚步,“你叫什么名字?”
  “回仙上,小仙名唤邝露。”
  我想了想,这名字却是极生疏的,那小仙姑怕是见我一脸茫然的模样,便多补充了一句,“太巳仙人便是小仙之父。”一说到为小鱼仙倌登天帝之位险些壮烈了的忠烈太巳仙人,这小仙姑便自豪地抬了抬头。
  太巳仙人之女?这般一说我便想起个模糊的影子了,点头道:“哦,我见过你的,你可是那个问过我天帝是否会纳妾的小天兵?”
  她脸上扭捏一红,轻轻点了点头,羞得近乎要一头栽入云彩里。
  我看看她,道:“我记下了,你且先回去吧。”
  她不可置信瞧了我一眼,见我并无诓她的迹象,喜出望外地红了脸,道了声谢恭恭敬敬目送我踏入璇玑宫门方才离去。
  书房之中,小鱼仙倌一见我,立刻将刚蘸饱墨的一管笔搁上笔架,起身便迎了上来握住我的手,我几不可察缩了缩,却终是没有抽出手,任由他握在手心。
  “觅儿,你来得可巧,方才他们端了碟石榴糕来,我却已用过早膳,腹中已满,不如你便替我尝尝吧?”说话间便将那红澄澄讨喜的糕点亲手拿到我面前。
  我伸手捏了一块,嚼了嚼,我常常心不在焉忘了要吃东西,他也不戳破我,只是,他的书房自此后便总备有糕点,见着我便叫我替他吃。
  他对我很好,好到无微不至地熨帖,叫我益发受之有愧地忐忑不安,不忍见他温柔凝视的眼,我开口道:“凡间极东的一块土地旱情严重,土地崩裂,颗粒无收,当地之人若非渴死便是饿死,尸陈遍野,有人频繁上水神庙求雨,但是,我去看了看,却非布雨降露可解决之事,乃是祸斗与猰貐二怪狼狈为奸,为祸一方。”
  “此事不难,明日我便派踆乌下界去擒这二怪。”
  “唔。”我顿了顿,道:“小鱼仙倌……”
  他捏了捏我的手心,我终是在他柔和的注视下,生涩地改口唤了句“润玉……”他喜欢我叫他名字,我若唤错,他便会这般注视着我一只看到我改口为止。
  听见我唤他,他如沐春风地笑了,似乎这样一叫便让他打从心底地开心,得了万年灵力一般。
  “我方才在门外看见太巳仙人之女。”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哦~?”小鱼仙倌微微侧过脸看着我,眼底有流光滑过,带着好奇的希冀。
  “其实,我并不反对你纳天妃,你若有喜欢的只管纳来。”他待我很好,但是,他要的东西我却没有,囊中羞涩地荒芜,我给不了他,希望别人能给他。
  他一下似乎顿住,认真地看进我的眼里,我坦然真诚地回望他,他唇角一抿,手中糕点碟“哒”地一声搁置在红木的书案上,放开我的手一拂袖站起身,背对着我握了握手心,“难为你如此替我着想。”口气寒凉地前所未有,“觅儿,我不怕你没心,就怕你偶尔这般有心!”
  这,这是婉拒?碰了一鼻子灰,我自然不好再留,告辞了便走,乘着水雾漫无目的地飘荡了一圈,却遥遥见得东天门外一个油菜绿的身影正唾沫横飞地游说着一动不动把在门前的两名天将,遂压低了水雾近前去。
  “扑哧君,你这是……?”
  扑哧君两眼扑闪扑闪,遇着亲人一般,“美人,是你吗?”随即哭丧了脸,“这两个木头桩子不让我进去。”说着抬脚便要趁机到我身边。
  两个天兵画戟一横,拦腰将他挡在外面,“休得对仙上无礼!”
  “美人,他们不让我进去,不如你出来吧。”看着扑哧君常年闪烁得近乎要抽住的眼睛,我善解人意地踏出了东天门。
  扑哧君扯了我的袖摆就要走,临走时不忘趾高气昂地回头看一眼把门的两个天兵。
  “美人,听闻你想不开要作天后了?”扑哧君将我带到一僻静处,劈头便是一句问,又道:“天后这个职位其实很讲究天赋异禀的,不是我低估你,你实在资质平庸,哦,不对,是资质差了些。”
  “资质平庸?你是暗示我神力低下?”我饶是这些年脾性修养得再不起波澜,被一个隶属我管辖的水妖这样直白贬低,牙槽也难免要磨上一磨。
  “不是说的神力。”扑哧君一脸恨铁不成钢,“纵观横观历任天后,哪个不是阴险狡诈、心狠手辣、辣手摧花、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生命不息,弄权不止?这些优良的品质,美人你似乎一样都没有……”正说到高潮迭起处,忽地一停顿。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见一个窈窕女子一路行色匆匆往东天门处飞去,心下霎时一阵钝痛。
  “不说往任天后,且说这个穗禾,美人,你段数便不及她一成。”
  我低垂下头,被他这毫无修饰的直言不讳直戳痛处,竟是眼中酸了酸。
  “美人,别,别,你不要难过!我不是那个意思。”扑哧君看着我一时手足失措语无伦次,“我是说你不及她阴险有心计会算计。我过去年幼清纯可人时,便被她狠狠算计过……”
  我讶异看他,他道:“当年,我作生肖神之时,是多么地清纯可爱无忧无虑,整日游荡天庭,偶尔勉为其难地调戏调戏小仙姑,可算得十分低调。这穗禾虽为天后之族人,然却为远亲,天后族人何其之多,又如何会个个在意。她为博上位,竟将主意动到我身上,蟠桃宴上,我被她灌醉下药,归去时不胜药力倒于云丛之中,她便将天帝当年一侧妃迷晕之后放入我怀抱中……最后,又突然杀出,将我们擒拿至天帝天后面前,我素来风流有口皆碑,天帝一时深信不移,震怒之下贬去我的神籍,将我流放为妖,又将那个小侧妃贬作凡人,天后素来眼里容不得砂子,早便瞧着那小侧妃碍眼,现下穗禾替她作了刀子,遂一时畅快,听闻她又为远亲,自此益发对她亲厚了起来。穗禾本有手段,此后步步为营,竟终坐上了鸟族首领之位。”
  我瞠目结舌听罢这一段秘辛往事,不想扑哧君被贬下界缘由竟是这般狗血淋漓的俗气……枉我过去还以为有多少神奇,断定必是个离奇曲折惊天地泣鬼神的传说,猜想过诸多桥段,譬如,花心的天帝看上了碧绿脆嫩的扑哧君,扑哧君为天威所压不得不从,然天帝为情势所逼迎娶了天后,天后嫁与天帝之后得不到天帝真情,对情敌扑哧君由恨生爱,最后和扑哧君二人惺惺相惜,暗生情愫,扑哧君在这一男一女之间辗转犹疑纠结不定,最终东窗事发被天帝知晓,然天帝再怒却始终对扑哧君割舍不下,下不去手将扑哧君挫骨扬灰,只将扑哧君贬为妖精,遣出天界,从此两不相见、各自怀念……
  原来,是我多想了。
  “话说美人,你何苦为了一只鸟放弃天下所有的蛇而改投入一尾龙的怀里,去挑战天后这个你不擅长的白脸!往后可有的你受,与天帝斗与诸神斗与天妃甲乙丙丁斗与仙姑戊己庚辛壬癸斗,美人,我实在不忍见你香消玉殒啊……”扑哧君一叹三折将我唤回了神智。
  好端端我便在扑哧君的臆想之中丧于非命,遂黑了脸道:“过奖过奖。”
  扑哧君语重心长又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其实,女子可怕,有些男子,更可怕……”
  听着他没头没脑又蹦出这么一句,我禅了禅,顺口接道:“莫不是不男不女的才不可怕?”
  “美人,你还是逃婚吧!今日我来寻你便是要跟你说这事的!”扑哧君照例热烈邀请我与他私奔。然,我心中却惦记着一件事,便不再听他天花乱坠。
  幽冥界与天界如今势如水火,穗禾即将嫁入幽冥,却来天界作何?
  更蹊跷的,她方才入了东天门之后,奔的方向竟是璇玑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