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九章

  “觅儿。”
  我继续摆弄手上的花草,只当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他将我囚禁了三个月,任凭我如何哀求,皆是温和的一句话,“我不会放开你,亦不会告诉你金丹所缺之药,春天一到我们便成婚。”一个月后我再不求他,再不说话,只当他是一丛荆棘。他日日都来,总是温言款语地对我说话,三餐过问,细致到连茶水的温凉都要把控得刚好,坐着怕我腰疼,躺着怕我背疼,一副恨不能捧在手中的样子。仙侍仙姑们皆替他鸣不平,觉得我十分不识抬举。总道,天帝陛下这样痴心的男子世间少有。
  是啊,世上哪有一个男子能对一个女子好到这般极致?若真有,那便必定是假的。所谓完美,皆是幻象。若非亲身遭遇,谁又能相信这样温和雅致的背后是怎样血雨腥风的狠辣?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与水神单独说说话。”他挥了挥手,将左右仙侍屏退,俯下身,“觅儿,你这是在做农活吗?”
  我手下一顿,是他的声音,是他的样貌气息,只是这口气……
  “美……觅儿,本神来了,你怎么还不起身相迎?你不能仗着本神如今正宠着你便如此怠慢,你可晓得我为何要做天帝?天帝的一大好处便是除了天后外还可以纳许多许多的天妃。”
  我放下铲子,道:“随便。”许久不曾开口,声音带着生涩的沙哑。
  “哎呀呀,如此冥顽不灵,看来本神要好好调教调教你才是。”他单手抚着下巴,头疼地满面惆怅,“只是,要怎么调教才好呢?”
  忽地摸上我的手,惊得我一下便要举铲子拍他,他却捏了捏我的手心,郑重道:“让本神关上房门好好调教调教你!”
  说话间便领了我一路火急火燎往厢房中行去,一路仙侍仙姑瞧着我们握得牢靠的手,再看看我们行去的方向,皆是如释重负地暧昧掩口一笑,我立刻黑了半边脸。
  “你来做什么?”一入厢房,我便甩开扑哧君的手。
  “美人,你太伤我的心了,我这次可是拼了身家性命来英雄救美的!”扑哧君苦了苦脸,瞧见天帝的脸上扭出这样的神情,我一时觉得浑身不适。
  “不多说了,好容易等到今日佛祖开法坛,他不在天界,事不宜迟,再晚我恐怕他便要回来了。”扑哧君从袖兜中放出两只鹩哥,又掏出一张纸往桌上一压。
  纸上潦草写了一行字,“借水神一用,探讨双修之真谛。”
  我看清字迹的片刻,却听那两只鹩哥立在床头一唱一和地哼哼起来。
  “嗯~啊~!不要~讨厌~”
  “嗳~嗯~哼~嗯~你好美!”
  接着便是一阵“啾啾”水声。
  我一愣,被扑哧君不由分说拽着从后窗飞出的时候,方才恍悟过来,险些跌了下去。后院外结界开了一道几不可察的细缝,扑哧君扯着我便化形钻了出去,一路飞到天河边,一把将我压入天河之中,自己亦紧随其后潜了进来,借着天河之水避开一队巡查的天兵之后,方才逆流淌过天河出了天界。
  远远瞧见一个着了品红纱衣的少年,扑哧君化回原样,颠颠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被拍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到,正是狐狸仙。
  扑哧君道:“丹朱,多谢你用法器帮我们开了道口子。”
  狐狸仙撅了撅红艳艳的唇,不情不愿瞥了我一眼,对扑哧君道:“我是帮你,又不是帮她!如今你既出来,我便走了!”
  扑哧君一扬眉,道:“你怎么越老脸皮倒益发薄了,不必害羞,美人和我不分彼此。”又拉了我的手左右看着,心疼道:“可怜我家美人,真真可怜见的,原先放养便已经很苗条了,如今圈养着,益发骨瘦零丁,日日被那天帝逼着做农活,瞧瞧,大拇指都瘦了一圈!再下去,怕是就要变作农妇了!”
  我禅了禅,镇定收回手道:“多谢扑哧君关怀,只是你方才瞧的是尾指,不是大拇指。”
  “哦!我说怎么这么长!”扑哧君恍然大悟,又道:“美人,今天我好容易挑了这么个天帝出去的日子,又用了私藏近五万年的‘易行换息绝对像仙丹’将自己变作他的模样,与丹朱联手将你从天界偷出来,面对这得来不易的奢侈的自由,趁着月下仙人在跟前,趁着天帝还未察觉,天罗地网还未布下,你有没有什么愿望,皆说出来吧!”
  我一怔,扑哧君挤眉弄眼,补充道:“譬如说私奔之类的愿望。”
  狐狸仙立在一旁,前所未有肃穆地瞧着我。
  我垂下了眼,良久,方才鼓起勇气用我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我想去幽冥界,我想见见他……”眼底一酸,有什么要夺眶而出,我赶忙抬起眼,用力眨了回去。
  扑哧君“嗷!”地一声号,“天道不公!不公至斯!”
  狐狸仙似乎长长舒出一口气,却别扭转过脸,道:“这次,我不会再帮你了,你要去便自己去,过去若非我一径儿将你推给旭凤,想来他也未必会中了你的毒欢喜上你,此番,我再不帮你了!我不能再害旭凤了!”他一甩袖子转过身去。
  我郑重对狐狸仙和扑哧君鞠了个躬,“承蒙彦佑真君和月下仙人危难之中真心相助,锦觅感激不尽,将来必定倾尽所能报答!”
  转身离去前,听得扑哧君嚷道:“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未来得及和水神一夕共赴巫山……”
  我从未这样不化身形地进入过幽冥界,许是我身上的仙气突兀了些,路上妖魔皆停下手中动作,纷纷侧目,窃窃私语。
  “我第一次看见长成这般模样的罗刹,是十八层狱新升上来的吗?”
  “笨,什么罗刹,你没闻到那一股子清汤寡水的神仙味吗?”
  “啊!竟是个神仙!可惜了这般好模样,怎么就想不开堕落去作了神仙,委实可悲……”
  我终是停在了那块无字楠木门匾下,提上一口气,叩了叩门,许久无人应门,只有大门两旁把守的两只狰狞怪兽面无表情地森森看着我。
  许久,我再次伸手叩了叩门。此番,约摸过了三炷香的辰光,终听得大门沉重一声响,里面施施然出来了两个女妖。
  “何事?”
  “烦请通报魔尊,便说……便说,锦觅求见。”
  “锦觅?魔尊日理万机,岂是没有名号冠衔的平庸小辈随便皆可见。”其中一个女妖几分不耐,伸手便要关门。
  我赶忙伸出手挡住,急道:“便说水神锦觅求见。”
  那女妖生生顿住手上动作,瞠目结舌看着我,另一个女妖如遭雷劈,似乎吓得不轻,重复道:“水神……哪个水神?难道是那个?!”
  二妖对视片刻,毫不犹豫地一把掩上了大门,扣紧的大门几乎要拍到了我的鼻尖。我一愣,嘴角扯出一缕苦笑,抬头看了看天,复又低下头看着脚尖。
  不想,少顷,门却忽地从内霍然打开,那两个去而复返的女妖带着满面古怪鄙夷的神情看了看我,不情不愿道:“魔尊有宣。水神且随我等入内。”
  一路向里,我被引着入了后院,遥遥看得一片火红荼蘼花海为湖,湖心一座飞檐亭,几个乐伶正在拨弦,丝竹呜咽,一人凭栏而靠,面前案几上散落三两文牍,手上一卷半展开的竹简微微泛黄,他凝神在看,露出的侧脸半明半暗并不真切。
  四周花木葳蕤,仅他笔尖的一点朱砂触目惊心。
  我心中一颤。
  那女妖引着我立于湖心亭的石阶下,“尊上,水神求见。”
  我半敛着眉眼,一阵风过,亭下花海涟漪相撞,丝竹刹那寂静,稍顿,划过一丝不调和的徵音。
  有人低低一笑,四周出错的乐伶惊慌跪下,“请尊上责罚。”
  “怨不得你们,这水神仙上我都畏怕。”语调寒凉,明明是锋利的讽刺却带着一层晦暗的暧昧,像极刀口上残留的一道血痕,“都下去吧。”
  “是。”一阵悉悉索索,左右退散而去。
  我垂着眼,看见一双锦靴映入眼底,心口突突跳动,千言万语堵在喉头,却不知如何开口。
  “怎么?水神仙上怕不是责怪在下未有倒履相迎,怠慢了你,连话都不屑于说了。”
  一口一个“水神仙上”,刺得我生疼。
  “旭凤……”我猛地抬头看他,冷不防撞上一对冰冷的眼,“我……”我已不知自己要说些什么,只是这样近地看着他的眉眼,一时奢侈地近乎痴了。
  他微微一挑眉,似有不耐,移开眼去,“听闻水神明年开春便要荣登天后之位了,可喜可贺。今日可是来送贴的?水神胆识如今是越发大了,只身入我幽冥,就不怕有去无回?”
  他信手拨了拨尚未撤去的琴弦,杀伐之音一泻而出,“还是,你赌我不敢杀你!”
  “旭凤。”我一时不知如何言语,手上却下意识抱住了他的一条臂膀,他一住,片刻后眼角一沉,似乎大怒,又似乎嫌恶至极,旋即,手上一扬,护体魔功将我重重弹开,我一下跌坐地上。
  “水神请自重!”
  掌心生疼,火辣辣地疼,然而,却不及心中疼痛之毫厘……那记嫌恶的眼神竟像一把刀生生扎入肺腑之间,狠狠地剜开一个鲜血淋漓的创口……
  他一甩袖,似乎多看我一眼都怕玷污了双眼,转身抬脚便要步出湖心亭。
  我惊慌失措地挣扎起身想要追上去,脚上却一脱力,再次狠狠跌在地上,看着他已跨下石阶的脚,我顿时怕得全身发抖,这是我仅有的一次机会呀,错过了,便再也不会有了!凡人还有来生可待,可是我们却只有这一世,漫长没有止境的一世,若是以后再也看不见他,那样漫长的百年千年万年几十万年将是怎样的酷刑……?
  顷刻,泪流满面。
  我啜泣着在背后喊他:“旭凤,我错了,过去,皆是我错了!……你杀了我也好,剐了我也好,可是……不要不理我……我知错了……”
  反反复复毫无章法,然而,他却停住了脚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以为是你杀了我爹爹,我答应过爹爹要孝敬他要报答他,可是,他却灰飞烟灭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爹爹,没有了方向,我不知该往哪里走……我误会了你……我以为……”
  “你以为?!”他一下转过身打断我,衣摆带起的落英纷纷扬扬,“好一个‘你以为’!”突兀一笑,嘲讽尽显,“为了三个字,你便毫不犹豫地骗取了……取了我的性命!水神之狠开天辟地无人能及,在下领教了。”
  是啊,错得荒谬,无可救药地荒谬,荒谬地无可补救……怎么办?我慌乱无措地看着他冷眼对我,神智恍然间却有一丝清明,是啊,我仅有这一次机会,下一刻不是我被他杀了,便是被天帝再度囚禁,千言万语,其实只有一句话,这句话我从未对他说过。
  “有一句话,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双目直视着他,手心攥出了血渍,“我爱你……”
  他一动不动,眼前缓缓飘落下一片凋零的花。他居高临下看着我,眼中有一瞬倒影出了那花瓣的火红,慢慢地,浮起一层恍惚不屑,最后竟是勃然大怒。
  冷哼一声,唇角紧抿,“这次,你要的又是什么?”
  我一时愕然不知所以。
  他忽地抬头一笑,“故技重施?不想,这么多年过去,你的骗术倒是益发拙劣了,上一次,你与润玉联手,仅用一绺青丝骗去我一命,大获全胜。如今两界还未开战,不想水神却已粉墨登场,入戏倒快……”
  “只是——”他突然俯身捏住我的下巴,“你二人就如此视我旭凤于无物?你以为我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不是的。”我被他捏得生疼,明明只是下巴被捉住,心中却揪成一团,连眨眼都是疼的,像一只被掐住七寸的蛇,语不成句,“不是的……我从不知晓润玉竟欲策反……我说的是实话……我爱……你……”
  一串泪顺着腮急速滑落,跌在他捏着我下巴的手背上,他一顿,竟像被烟火烫伤一般,迅速收回手,看着我,满面鄙夷。
  “我清清楚楚记得临死之时水神赠了我两个字——从未!旭凤至今奉为金科玉律,铭记于心,一刻都不敢或忘。水神过去从未爱过我,怎么竟一夜转了性子,爱上我?还是说,水神竟有如此特殊之嗜好,癖好已死之人?润玉素来行事滴水不漏,怎么就没教好你呢?撒谎亦要有理有据,方才使人信服。”
  如鲠在喉,我婆娑着眼看他,水光朦胧,“我甫一出生便被下了一种丹丸,唤作‘陨丹’,至此,灭情绝爱……直到,那天我亲眼看着你魂飞魄散,方一口吐出……我亦不知何时喜欢上你的……”我低声喃喃:“或许,留梓池畔……或许,我诈死之时……又或许,你抱着宣纸对我回身一笑……或者,仅是普普通通因着当年你那一句‘何方小妖!’。我不清楚,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看见你受伤,我会很难过,难过到肺腑皆像被蛀……”
  “陨丹?灭情绝爱?”他伸手缓缓捏上我的喉头,“六界丹药谱,我倒背于心,从未听闻有一种丹药可将人绝情绝爱。就算真有此丹,你又怎么会心窍未开却对我动情?是你太笨,还是当我太笨?”手上一紧,喉头欲断,“说吧,润玉这次派你来意欲何为?同一伎俩反复使用,不想,他如今已黔驴技穷至此!……你以为此番你一入魔界可以全身而退?”
  从他口中吐出的话语字字槌心,而我,却不怨他,是我负他在先,便是他取了我的性命亦不够抵偿半分。
  眼前景象越来越模糊,我慢慢闭上眼。
  其实,能死在他的手中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蓦地,他却松开了手间的桎梏,我一下跌落在他冰凉的怀里,他就这么任由我倚靠着,不伸手相扶亦未推拒,如此,已叫我涌上一股微弱的喜悦。
  未料,下一刻便是他三九风雪一般的冷言冷语,“水神对天帝之爱果然感天动地,为了他,你居然连性命都可以舍弃?而他,为了巩固帝位,竟不顾未婚妻子之性命,穷途末路到将你送到我的手上。普天之下,有这般无情夫婿,亦有这般痴情妻子,好,果然好。叫旭凤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我几番伸手想要抱住他,却终是再使不上半分气力,手腕动了动便无力垂下,只能勉强睁着眼看他,看着这方我唯一的救赎,“不是的,从来都没有……没有……润玉……一直……一直只有……一直只有你一个……”
  不知是否我的错觉,竟觉扫扶我额际的清风轻轻一滞。
  “哈!”他倨傲一笑,一手揽住我慢慢滑落的后腰,一手抬起我的下巴,一时,四目相对,“水神如此自信?你凭什么以为你足够吸引我再受你一次欺骗?我想,我与穗禾的婚帖应该已于三月之前送抵天界,如果水神仙上被遗漏了,我现下便补你一份!”
  他说:“你若再说一句爱我之谬言,我便立刻杀了你!说一次!剐一次!”
  一阵风过,湖水碎裂,寂寂无声。
  “报!——”有鬼魅从花湖尽头一路飞奔而来跪在他面前,“禀报尊上,天帝携百万天兵于忘川渡口外,言明尊上若不交出水神便立刻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