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婚后番外 一 ——试丹

  “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正被狐狸仙欢快热络地挽了手臂向外行去,冷不丁后背凉凉冒出一个声音,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回头,但见本该在书房里呆着的凤凰抿了嘴角站在我身后,一时竟觉莫名心虚,支支吾吾半晌,方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不对之事,怎地一见着他气势便要矮上三分,遂一抬头后怕地连连拍胸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被捉奸在床,吓死我了……”
  凤凰一下脸色青了半边。
  狐狸仙吓得一下松开我的手臂,连道:“我们是清白的,比蛋清还要白!真的,凤娃,你要相信我!”
  顿时,凤凰的另一半脸也青了。
  我和狐狸仙二人战战兢兢看着他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勉强按捺住什么,最后方才缓缓开口:“锦觅,我说过,你可以少用四个字的词。”
  “可是……”我看着脚尖,嗫嚅,“可是,我觉得,我觉得多用四个字的词才可以……才可以显得比较儒雅,比较有内涵,叫别人都佩服我尊重我……”
  凤凰伸手捏了捏额角,镇定道:“我不以为‘捉奸在床’能体现儒雅。”
  “那‘红杏出墙’你觉得怎么样?或者‘拈花惹草’?”我觉得既然我已和他做了夫妻,自然凡事皆应有商有量,方才显得和睦融洽,遂温言款语谦虚与他切磋。
  岂料,听得他额头青筋嚓地一声崩裂,冷冷道:“以后但凡四字成语你都不要说了。什么时候把意思弄明白了什么时候再说。”
  啧啧,男人心,海底针。实在费解。我幽怨看了他一眼,他被我一看,忽地面色又放缓了些,咳了一声,道:“你若想说也未必不可,只是,有外人时稍稍忍耐一下,可好?”说完,他又似乎为自己的妥协深感懊恼,轻轻蹙了蹙眉。
  “外人?”狐狸仙脸色哐啷啷跌了下来,“旭凤,你是说我是外人吗?”泫然欲泣道:“男大不中留啊!想当年,你还是只绒毛未褪的小鸟儿时,最爱的便是在我府中红线团里打滚。现如今,竟如此生分,老夫怅然得很,怅然得很哪!”
  我一时觉着此番话十分耳熟。
  凤凰却只当充耳未闻一般,打断道:“叔父方才欲带锦觅去何处?”
  狐狸仙一下收了声,戛然而止,收放自如地叫人叹为观止。凤凰眯了眯眼,轻轻拉了长音“嗯~?”了一声,狐狸仙立刻流利老实答道:“太上老君近日里又炼了一炉新丹,今日开炉,我带小觅儿去看看。”
  “没错。”我接道:“太上老君和月下仙人今日正是邀请我去试丹。”
  “试丹?”凤凰眼尾一挑,“试的什么丹?”
  我一转念,立刻缄默不语。
  不想,狐狸仙却喜气洋洋道:“绝情丹呀。”不顾凤凰顷刻之间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面色,继续热火朝天地填柴火,“你知道,老君是个丹丸控,成日里痴迷炼药,自诩六界之中无一丹药他不知晓,无一丹药他不能解。不想,竟不晓得还有陨丹此药可使人灭情绝爱,一时觉得颜面荡然无存,誓言便是头悬梁锥刺股也要练出一枚功效类似的绝情丹。这不,今日练出一炉,不晓得可有功效,遂请觅儿前去一试。”
  “你应了?”凤凰看着我,低沉地看,凛冽地看,冰天雪地地看。
  “嗯。”我小小声应道,细如蚊吶,再看看凤凰面色,我赶忙亡羊补牢道:“你知道,我比较有经验,我吃过的……”不想凤凰面色益发骇人,看得我一个字再不敢往下说,彻底缄口。
  此刻,我真恨不得自己是只蚊子,嗡一下便飞跑了。
  “回屋去。”抛出三个字后,他转身抬脚便向内走去,回身见我愣在原处,眼一眯,冷冷道:“怎么?莫非要我抱你回去?”
  吓人哪!我立刻提步灰溜溜跟了上去。
  “别走!都别走呀!”狐狸仙在身后叫道,“旭凤,你不要着急,老君此番炼得许多颗,富余得很,不如你一道去,我保证人手一颗!见者有份!”
  “不必了。”凤凰关上房门前,淡淡道。
  既而,但见他一个凌厉转身,我吓得赶忙往床上缩去,掀开被角,便往里面一点一点挪,“那个……旭凤……今日天气,天气很好……很好……不如,不如我们双修吧……”我只知道,每次双修完以后他都会心情很好,很耐心,对我有求必应,不管求多少灵力他都会答应我,不晓得今日还能不能奏效……
  “锦觅!我有时候真想一把捏死你!”眼见着他一寸一寸将我逼到床角,就在我以为他一怒之下要收回过去被我骗来的所有灵力之时,不料他却只是吐出一声轻轻的叹息,最后,将我搂进怀中,“你真是……哎,朽木不可雕~”
  我不免愤慨,我就是块朽木又如何?我便是块朽木,也有偏偏有他这么只不挑食的蛀虫,赖着缠着要啃我。
  当然,最后,我们还是就双修的真谛进行了深入的切磋。不过,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被修炼了……
  可怜我被他报仇雪恨一般,从长的炼成圆的,从圆的炼成扁的,又从扁的炼成卷的……几番轮回之后,方才放过我,将再不能动弹的我揽在怀里。
  我懒懒在他胸膛上趴了一会儿,方才记起一件顶顶重要之事,如果刚才说了,是不是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真真悔不当初!
  “其实,太上老君那炉绝情丹是和解药一并炼好的。一颗丹丸配一颗解药,不必担心会吃了解不开的。”
  他却蓦地睁开半寐的眼,将我在怀中狠狠一捏,“便是他炼了一炉解药也不准你再沾染半分!”
  我觉得此刻有四个字形容他十分贴切,却想起他方才警告过我不许再说四字成语,遂作罢。
  只能在心中默念了一番。
  “草木皆兵。”